当前位置:峰江铜网 > 相关市场 >

新冠疫情令赞比亚矿业部门雪上加霜

时间:2020-09-14 10:28:07 来源:峰江铜网 作者:xiaoli

摘要咨询公司毕马威(KPMG)赞比亚税务合伙人Michael Phiri表示,在部分由于新冠疫情导致的赞比亚矿业行业面临的挑战中,政府已经承诺免收迟交税款的罚款和利息。 赞比亚央行同样拨出了约900万兰特,包括矿业企业等陷入困境的公司可使用这笔款项,这是另一项有助于

  咨询公司毕马威(KPMG)赞比亚税务合伙人Michael Phiri表示,在部分由于新冠疫情导致的赞比亚矿业行业面临的挑战中,政府已经承诺免收迟交税款的罚款和利息。

  赞比亚央行同样拨出了约900万兰特,包括矿业企业等陷入困境的公司可使用这笔款项,“这是另一项有助于宝石行业的可喜举措,”他补充说道。

  Phiri解释称,和基本金属不同,宝石通常没有参考价。

  因此宝石的价格,尤其是祖母绿的价格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买家准备支付的水平,这使得拍卖成为宝石销售最有效的方法。

  然而受到疫情影响,宝石拍卖被取消,祖母绿生产者无法获得任何收入。只要当前的状况持续,就无法缓解这种停滞的状况。

  “如果新冠疫情持续到2021/22年度,则需要采取信息技术策略来解决问题。”

  Phiri称,新的市场策略必须寻求机构的参与来保持透明度,这和矿业部以及赞比亚税收当局的代表参加拍卖的做法类似。

  此外,由于祖母绿通常通过航空运输,而迄今为止航空旅行受到限制,因此政府将提供其他援助,包括通过赞比亚央行新冠疫情基金或拟议的财政部新冠疫情债券,这对于维持该行业的生存来说仍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  他指出,尽管疫情对宝石行业产生了“负面和直接的”影响,但铜采矿业的需求却更高。

  他补充表示,需求增加提升了国际市场上的铜价,目前铜价约在每吨6,500美元交投。

  然而,该国的冶炼能力已经枯竭,尽管这是在新冠疫情大流行之前就已经开始,但被疫情加剧了。

  他解释称,国内铜精矿销售征收16%的增值税,铜精矿出口征收10%的关税。

  Phiri预计,为促进产量增加,政府将取消国内铜精矿销售的增值税,并暂缓征收铜精矿出口关税。

  他并表示,替代选择将是矿业公司减产,而这将导致失业,并减少政府通过税收取得的收入。

  因此,矿业公司将被迫在铜需求和价格双双高企之际减产。

  “随着降雨临近,必须确保库存安全,否则铜矿石可被雨水冲走。”

  他补充称,露天采矿企业可投资生产,但由于需征收10%的出口关税,这些矿企不想出口精矿。

  此外,他表示尽管在疫情大流行前就已经存在增值税和出口关税,但对于国内铜精矿销售不取消增值税似乎是一个疏忽,因作为新冠疫情刺激举措相关的一部分,财政部已解决取消增值税的问题,并推迟出口关税的征收。

  “由于增值税适用于铜精矿的国内销售,因此冶炼厂不太热衷于在国内市场上购买精矿。他们宁愿选择进口。另一方面,精炼铜的出口不征收出口关税,但精矿出口要征收10%的出口税。”

  他补充表示,由于存在10%的出口关税,因此首选是出口精炼铜,而不是铜精矿。“如果受到炼厂产能限制难以在国内精炼铜,且由于10%的关税而无法出口精矿,那么别无选择只能减产。”

  Phiri表示,为了降低生产成本,政府应交由独立顾问进行研究,并提出适当建议。

  他补充表示,铜矿企业普遍遭受矿山使用费用以及其不可扣除性的不利影响。

  “矿山使用费用的结构是,如果铜价达到每吨6,000美元,那么矿业使用税率从6.5%增至7.5%,因此收入还不如铜价仅略微低于6,000美元。”

  如果铜价徘徊在每吨6,000-6,060美元,那么铜销售的回报要不及价格在每吨5,999美元。矿业使用税不可扣除同样阻止了再投资,因为公司要向政府缴纳矿产使用费税,因此与全球其他制度相比,这是不寻常的。

  他表示,赞比亚2019年铜产量约为75万吨,低于2018年的85万吨。

  “如果这些挑战得不到解决,铜产量将延续下行趋势。此外,财政制度并不鼓励该行业新的投资。”

现货铜投资相关